爱读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偏执大佬和他的猫 > 第242章对峙(下)

第242章对峙(下)

收藏【爱读小说网wWw.aiduxs.Cc】,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韩佳之怒不可遏地拍开杜止谦的手,然后大声质问道:“所以你就用韩嫚来威胁我?!给韩嫚用药,让她昏迷不醒!把她从医院里强制带了出来,然后胁迫德叔过来接我回去,要不然你就要把韩嫚赶出去?!”

    面对韩佳之的愤怒和质问,杜止谦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平静地说:“我也不想用这些办法来对你,我可以把自己变成你喜欢的模样,但是终究是没能让你喜欢上。”

    韩佳之闻言愈发愤懑,说:“我不喜欢你,所以你就设计让我一无所有?!把我变成一个不知道母亲是谁的野种?让我从韩氏继承人变成了一个私生女?!你让夏木秀取代了我的位置,然后用手段收购了韩氏。把整个韩氏都收入囊中,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杜止谦语气中带着几分愧疚地说:“这一点的确是我做的不对,当初在医院我就应该直接把你带走。而不是放任你离开,在外面漂泊了两年。”

    韩佳之几乎要被杜止谦气笑了,他不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甚至还后悔没有做的更绝?

    对了,杜止谦就是个疯子,她跟疯子理论那么多干什么?难道,她还想奢望着这个疯子能与她感同身受,或是低头道歉?

    韩佳之转身朝海边走了几步,伸手将杜止谦披在她身上的外衣扫落,衣服掉在了地上。

    在海浪即将要没到她脚边时,她停了下来,声音沉闷地说:“你做的最不对的一件事情就是认识了我。”

    说完,她猝不及防地转身拿出手枪,对着杜止谦。

    杜止谦见状,皱起了眉头,但是并没有闪躲。他自以为铁如牢笼一般的韩家还是有缝隙的,竟然让人把这样危险的东西交到了韩佳之的手上。要是她伤着自己了,那可怎么办?

    韩佳之望着杜止谦的眼睛,红着眼眶大声质问道:“其他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文汝明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他们站在沙滩上,海风吹乱了发丝,两人对峙而立。韩佳之此时的精神状态让人不得不怀疑,她下一秒是不是就要扣动扳机了。

    韩佳之会用枪,也有胆量,心中更是生了一团怒火。杜止谦相信如果他现在点头,韩佳之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将他射杀。

    他依旧平静地说:“我曾经试过让你爱上我,可是我没有成功。我本来以为你是天性凉薄,不会爱人。可是我没想到,不到两年时间,你竟然就爱上了别人。”

    “所以你就杀了他?!”韩佳之眼眶留下泪水,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想起了文汝明导致的。

    一阵大风吹过,卷起了一股大浪,站在海边的韩佳之毫不意外地被海水打湿了鞋子和裤脚。

    杜止谦见状,想走过去将她拉回来。现在的天气本来就冷,要是被冰冷刺骨的海水浸湿了鞋袜,那肯定会很难受的。

    “你别过来!回答我的问题!”精神紧绷的韩佳之朝杜止谦的开了一枪。

    枪声刚响起,身后同时响起了烟花的声音。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新年到了。这儿不能放烟花,所以是矗立在附近的巨大显示屏上发出的声响。新年的钟声被敲响了,街道上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千家万户都出来逛夜市,有一家三口,有情侣朋友。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满是迎宾接客的商户。道路两旁的树上挂满了红灯笼和红包,充满了春节的气氛,热闹极了。

    而沙滩这边,杜止谦单膝跪地,腿上的血止不住地往外流。韩佳之的那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

    韩佳之这次抬起枪口,对准了杜止谦的额头,歇斯底里地问:“回答我!文汝明的是不是你害死的!!”

    杜止谦强撑着疼痛从满是砂砾的沙滩上站了起来,抬眸与红着眼眶的韩佳之对视着,回答道:“是。”

    韩佳之怒不可遏地看着杜止谦,枪口对着他的额头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动静,韩佳之不死心地连续按了几次,却依旧没有动静。

    原来这枪,只有一发子弹。早知如此,她第一枪就应该对准杜止谦的心脏!

    韩佳之扔掉手枪,朝杜止谦冲上去,想赤手空拳地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事实证明,即便是杜止谦受伤了,她也不是杜止谦的对手。

    杜止谦拖着受伤的腿,后退了一步,躲过了韩佳之的拳头。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反扣在身后。

    这时驾车赶来的保镖,跑到杜止谦身旁,将韩佳之按压住。

    被保镖按压住的韩佳之挣扎着,怒喊道:“杜止谦!我要杀了你!!”

    带过来的医生迅速地为杜止谦止住了腿上的血,给韩佳之注射了麻醉。没过多会儿,韩佳之就昏睡过去了。

    杜止谦和韩佳之都被送上了车,这场混乱也终于得到了制止。而一直在不远处看着的那人,也转身离开了。

    夏木秀的计谋实现了,一手漂亮的隔空杀人,成功地将当时她拿命换来的唯一一发子弹,打在了杜止谦身上,可惜却不是心脏里。尽管她机关算尽,也难免会出现意外。

    一切的谜底终被揭开,不堪丑陋的伤疤赤裸裸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死者已矣,但是活着的人又要怎么去面前这样的伤疤呢?

    第二天韩佳之悠悠转醒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暖黄色调的房间,卡其色的窗帘,还有天花板上吊着一盏大方古典的欧式吊灯。

    韩佳之迷茫了一会儿,才恍然回想到,这不是杜家吗?!

    她惊从床上坐起了身,而随着她的动作幅度,还响起了一阵铁链摩擦碰撞的声音。韩佳之这才发现,自己手腕上竟然锁了条细细的银质链子。身上穿着一条米白的长裙,因为房间暖气开的足,所以她并没有觉得冷。

    十米长左右的链子一头拷住她的手,一头锁在床头上。韩佳之试图挣脱链子,或是从床头那边弄下来,可是通通失败了。

    她竟然被杜止谦锁起来了!
新书推荐: 诡命法医(徐祸潘颖)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将军好凶猛 李靖的中年危机 我在茶楼酒肆说书的那些年 骑驴仗剑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妖孽修真在山村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拒绝嫁给权臣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