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道侣

收藏【爱读小说网wWw.aiduxs.Cc】,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尊上?您回来了?”

    魔宗宗主领着一个婢女,站在四人面前。

    他冲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立刻上前,躬身递上一个托盘。

    “尊上,这是从各门派收缴的灵果,我特意让人挑了些好的给您送来。”说完,魔宗宗主冲婢女道,“还不快去服侍尊上享用。”

    那婢女容貌艳丽,身段姣好,如果放到现实世界称一声宅男女神也不为过。

    婢女移步青莲,脸含飞霞,抬眼偷偷瞧了瞧宁风悦,见他风姿俊秀,低头娇羞地抿嘴一笑。

    那眸子在眼眶中千转百回,霎时如诉说了万般柔情,当真是摄魂夺魄。

    宁风悦面色冷漠,明明眼前是个娇俏美人儿,却像是看个红粉骷髅,目光锐利地在婢女身上扫过,好似要把人看穿。

    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婢女笑吟吟的脸一白,扑通跪在地上,端着托盘的手止不住哆嗦,不敢再看宁风悦一眼。

    宁风悦冲魔宗宗主道,“我答应你的事,自会做到,你不必再如此。”

    魔宗宗主这时候才注意到陈一筒,瞅瞅被吓得跪在地上发抖的婢女,又瞅瞅手放在尊上背上,笑容还凝固在脸上的陈一筒,忽然若有所思。

    魔宗宗主很快收回眼神,面上不动声色,只当婢女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尊上,秋水阁禁地的事……”

    宁风悦抬手制止了他的话,趁陈一筒愣神,躲苍蝇一样终于躲开她的手,传音道,“替我找个水修来。”说完急速离开。

    魔宗宗主目光落在恰好是水修的陈一筒身上,了然地点点头。

    陈一筒张大嘴,半晌没合上。

    望着宁风悦离去的背影,都快哭了。

    尊上?!

    他不仅是魔族的人,还是魔族头头?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

    陈一筒咬着袖子,无声哭泣。

    原本只是冷冰冰但看起来是个好人的宁风悦,此刻在她眼中怎么看怎么觉得阴森恐怖。

    尤其是他临走时看她的一眼,眼神跟冰刀子似的,像要活剐了她。

    她还能活吗?

    还有抢救一下的必要吗?

    赵强和齐玉表情僵硬,幽怨地望向陈一筒。

    大佬,你能再靠谱点吗?

    找谁不好,偏偏找上人家魔族尊上。

    还在说人家尊上面前说魔族坏话。

    这回真是被你害惨了,死得透透的。

    魔宗宗主将赵强和齐玉重新关回去,单独留下陈一筒。

    两人进了旁边的洞府,魔宗宗主坐在石凳上,手指轻敲着桌面,盯着她若有所思。

    魔族数百个金丹期,实力足以横扫一切。

    但是元婴期只有他一人。

    而修仙门派几乎每门每派都有一个元婴期坐阵。

    若是打起来,虽然最后的胜利必然是他们的,但损伤会很惨重。

    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迟迟不敢动作的原因。

    直到遇到尊上,以尊上比他还高的实力,足以震慑修仙大陆所有人,一切问题皆可迎刃而解。

    可惜,尊上虽然也是魔修,但毕竟是外来人。

    他一直想借机会,用联姻之好彻底绑住尊上,永绝魔族后患,但奈何每次送去的婢女都被他给扔了出来。

    他原以为尊上不近女色,没有人能够接近,但现在看来……

    魔宗宗主目光灼灼地看向陈一筒。

    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自认识尊上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够碰到尊上而不被他一巴掌拍飞。

    他本觉得这个叫晓尘的是个人才,想收了当手下,现在他倒是有个大胆的想法。

    一个一举两得的想法。

    丝毫不知宁风悦是因为嫌脏了手而拒绝杀人的魔宗宗主恰了口茶,不紧不慢道。

    “听说你想逃?”

    陈一筒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误会,误会。”

    魔宗宗主笑眯眯道,“别怕,你们想离开这里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帮我做一件小小的事情。”

    陈一筒来了精神,只要不吃她,什么都好说。

    “宗主您说,只要我能做到,定当竭尽所能。”

    魔宗宗主,“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我想让你和尊上结成双修道侣。”

    “咳,咳咳。”陈一筒被口水呛道,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您说什么?”

    这人怕不是疯了吧?

    竟然让她和魔族头头结成道侣,还不如说让她留下一条胳膊便放过他们更让人靠谱呢。

    想起他临走时那一眼,陈一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她已经被他凌迟了无数遍。

    这比去送死还恐怖好嘛。

    “为什么是我?”陈一筒不死心问道。

    “刚刚你也看到了,我身边的婢女连接近一步,都被尊上用眼神呵退。

    而你,不仅能靠近尊上,还能碰到他,更重要的是你竟然能笑得出来。

    看来尊上很是容忍,待你与众不同啊。

    这个任务只有你一人能胜任,尊上的道侣非你莫属。”

    陈一筒眼含热泪。

    你啥眼神,没看见尊上要吃人的目光吗?

    这和对那个婢女有什么不同?

    好像我的待遇还不如那个婢女吧?

    我心大笑一笑还是我的错咯,不兴脸皮厚嗦。

    陈一筒内心睡了泰迪,面上不显。

    “宗主,你好像误会了。”

    魔宗宗主大手一挥,“其他的我不管,最近一个月,尊上都会留在洞府内休息。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一个月内,你能让尊上同你嘿嘿嘿,我就放了你。”

    陈一筒断然拒绝,“呵呵,不可能。”

    要和尊上结成道侣,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

    魔宗宗主微微一笑,拍拍手,“带上来。”

    赵强和齐玉鼻青脸肿的被人压了上来。

    “要么你去,要么你们一起去死。”

    陈一筒脸色变焕,看着鼻青脸肿,呜呜叫唤的两人,咬咬牙。

    “好,我去,但是我不保证能成功。”

    魔宗宗主挥挥手,示意将两人带下去,“你只能成功。”

    陈一筒蹙了蹙眉,别无退路。

    “从现在起你不能再伤害他们,还有那四只翼虎,只要我做到,你就要放我们走。”

    魔宗宗主畅快地一拍手掌,“成交,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干女儿了。咱们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办成了事,不仅他们的命,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等等。

    陈一筒忽然愣住,“你说啥?干女儿?”

    魔宗宗主,“自然,你一个人族和尊上在一起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若是我的干女儿那就不一样了。”

    陈一筒脑子有重要的信息正极速生长。

    萧灿坠涯自灭后被魔宗宗主所救。

    后来得魔宗宗主赏识,成为下一代宗主,率领魔族杀回修仙大陆。

    魔宗宗主重视他,除了他的烧火棍和天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因为他的女儿,也就是为了萧灿而死的女二号。

    他帮助萧灿也算是为了完成她女儿的遗愿。

    陈一筒哆哆嗦嗦问道,“宗主敢问你还有其他女儿吗?”
新书推荐: 我家师傅来了 诡命法医(徐祸潘颖)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将军好凶猛 李靖的中年危机 我在茶楼酒肆说书的那些年 骑驴仗剑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妖孽修真在山村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