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网,最新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分享平台.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全球高武 民国谍影 我的1979

第二八零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11)

      爱读小说(m.aiduxs.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页面简洁无广告,阅读体验好.2020年12月25日,德意志时间上午5时50分。

    圣诞节。

    凯泽斯劳滕市郊,依山傍水的拉姆施泰因米军空军基地一侧是德意志历史上最重要的河流莱茵河。在凌晨的微光中,德意志的母亲河在这座看上去安静异常的基地边无声流淌。在它的另一侧是连绵的丘陵,启明星高悬,旭日的光尚未跳上没有一丝绿意的群山。

    一辆红色奔驰冷藏车开着大灯正沿着河边的公路向着基地驶来,氙气大灯在寂静的清晨掠过黝黑的河面,撒下一片粼粼波光,沉闷的卡车的引擎声随着河流飞驰,很快冷藏车就抵达了去往基地的道路,冷藏卡车拐了个弯就到达了拉姆施泰因米军空军基地正门。

    探照灯扫了过来,戴着卡车帽的司机按下了窗户亮出通行证,才注意到站在大门口的哨兵已经不是往日熟悉的米军士兵,而是换上了穿着德意志国防军军服的士兵。

    “嘿!小伙子,难道这里不是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一脸白色络腮胡子的卡车司机虚着眼睛大声问。

    荷枪实弹的德意志国防军士兵借着探照灯的灯光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是!但是它已经不是米军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而是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

    卡车司机有些惊愕,扭头看向了大门一侧的岩石围墙,原本应该黏贴在围墙上一排米军空军基地的标志被铲掉了,只剩下了和周围墙壁颜色截然不同的四个圆形印记,以及底下的一排“welestein rahm air force base”的不锈钢英文。

    卡车司机举起了双手,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为什么我没有接到通知.....我可是拖了一车的食物过来,还有你们....不对,应该是他们米军特意订的圣诞节火鸡.....谁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没付钱吗?”哨兵皱着眉头问。

    “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个送货的卡车司机,又不是老板。”见哨兵表情严肃,卡车司机又说,“不过我猜应该付了,米国人结账还是挺痛快的。”

    “如果米军付了钱,你就把货拖回去,这里不要。”哨兵说。

    “那我该送去哪里?”卡车司机疑惑的问。

    “没人要,想怎么处理是你的事!”

    “我的天,这可是价值几万欧的食品,就这样不要了?”卡车司机一脸不可思议的问。

    “不要了。”哨兵淡淡的说。

    卡车司机有些懵,隔了半晌才说:“如果没付钱呢?”

    “如果没有付钱也不关你的事,让你们公司的人找米军的人要。”哨兵冷声说。

    “哦!这可是太糟糕了。”卡车司机挥了下手,接着他考虑了一下说道:“要不,我打个电话问下我的上司该怎么办?”

    “我觉得不需要问,反正你进不去。”哨兵说,他用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敲了敲卡车的车门,“没必要耽误时间。”

    “也就是几分钟而已。”卡车司机耸了耸肩膀,掏出了手机,开始拨打上司的电话。

    就在这时,整个大地都振动了起来,接着一连串隐约的轰鸣声,这声音越来越响像是潮水轰击岩石的声浪,卡车司机睁大眼睛朝着声音来源的地方望了过去,就在基地背后的丘陵腰部,升起了一排白色的巨大子弹,它们尾部喷射着炽烈的火焰,如同火箭一般正在缓缓升空。

    卡车司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举着手机情不自禁的问道:“这是在发射.....发射导弹吗?”

    哨兵回头看了一眼,此刻八枚导弹已经从导弹发射井里升空,笔直的指向泛白的天空,几束红色的喷流照亮了黑色的山体,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机场里升起了一片无人机,黑压压的机群背着天际的微光,向着西北方向飞去,哨兵回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对,这是‘赫利俄斯ii’型地对地精确制导导弹。”

    “是实验吗?还是要发射去哪里?”卡车司机完全忘记了正在拨打电话,仰头透过车窗看着白色的导弹越变越小,越升越高。

    “我不知道它要去哪里,但我知道你要去哪里。”

    “嗯?”卡车司机转头看向了哨兵。

    哨兵举起了手中的m4a1突击步对准了卡车司机的眉心,从容不迫的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血光迸射,卡车司机被子弹的惯性带的歪到向副驾驶,手中的手机滑落,里面传来了遥远的呼唤:“施密特?施密特?”

    2020年12月25日,丹麦时间上午6时13分。

    北海。

    经度5.12210358593749,纬度55.38016814927612。

    太阳还未曾跃出海平线,因此天色晦暗,在汹涌的海浪中,米军最强大的尼米兹级的“乔治布什”号核动力航母带着3艘核动力潜艇和16艘其他军舰组成的海军编队正缓慢的驶向德意志与丹麦交界的里克斯布勒港。

    “乔治布什”号的作战指挥室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第六舰队总司令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天,另一个则是星门驻欧罗巴总领事斯特恩金,此刻两人正抽着雪茄,生态轻松的站在沙盘一样的裸眼全息地图面前,这是星门的最新科技,不仅可以放大缩小,并且精确度极高,甚至能够准确的还原观察地的建筑以及地表特征。

    两人正凝神看着全息地图逐渐将场景放大,刚开始是高空俯瞰丹麦全境,随着视角逐渐降低,先是日德兰半岛,镜头如同俯冲一般的快速向下,接着是一片广袤绿色的斯泰平平原,当地图掠过一片云层时,清晰的场景变的模糊,被鹅毛大雪笼罩的克里斯钦菲尔德小镇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

    可以看到西斯都教堂的尖顶时,斯特恩金在虚空中挥了下手,鸟瞰地图立刻停止了缩小,斯特恩金又在浮在虚空中的面板上点了两下,选择了取消天气效果,立刻漫天的大雪消失不见,克里斯钦菲尔德小镇的大街小巷无比清晰的呈现在两个人眼前,甚至清楚到能够看见狭窄的巷道里有人行走。

    很明显这是实时地图。

    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举着雪茄凝视着地图疑惑的问:“在电子干扰的情况下也能这么清楚?”

    斯特恩金说:“那得看干扰方是谁了。如果对手是太阳花旗帜,那么我们就能看到关键部位打码的有码片,如果对手是太极龙,那么很可能就只能看到一整版马赛克了。”

    “所以说还是地图靠谱。”

    斯特恩金“哈哈”一笑,说:“不能这样说,在欧罗巴太极龙还是没办法和我们打电子战的。当然,前提是欧宇不出什么问题......”

    说道欧宇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欧宇和玫瑰十字会你看好谁?”

    “就战斗力而言.....当然是欧宇的胜算比较大,虽然说菲利普(法兰西神将)那个老狐狸不愿意克里斯钦菲尔德这滩浑水,态度有些暧昧不明,但中立其实就是表明了态度,所以不管玫瑰十字会怎么发动欧罗巴极端份子,也改变不了大局.....只要他们在克里斯钦菲尔德的谋划失败,肯定就会被欧宇毫不客气的绞的粉碎,顺便把这些旧贵族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时斯特恩金口袋里的铃声响了起来,他掏出了裤袋子里的手机,手机壳上印着的照片印着一个金发萝莉的侧面照片,萝莉穿着白色的吊带衫,一头齐耳的短发。见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盯着自己的手机壳看,斯特恩金耸了耸肩膀说:“别误会,这可不是什么三极片艳星,这是叶卡特琳娜萨姆索诺夫,她饰演过的《你从未在此》,在片中是个铁血萝莉,我和爱泼斯坦那种人渣可不一样,我只是欣赏艺术片而已,可不会找个小岛修一座庄园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说实话,爱泼斯坦比你看起来像个好人。”

    “所以华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斯特恩金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人不可貌相。”说完他就大笑了起来,举着手机说,“啊哈!现在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你想.....”

    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冷冷的说道:“这么老的对白还是不要说了。”

    “坏消息就是‘歌唱者号角’没有能拿到,现在事情变麻烦了。”顿了一下,斯特恩金说,“坏消息就是......”

    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沉声说道:“难道好消息就是那个超过三十三级的审判者出现在了阿斯加德遗迹之地。”

    “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能够击杀我弟弟和弗里德里克,除了是那个什么鬼审判者,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性。”

    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看着半空中的全息地图皱着眉头说:“这可算不上什么好消息,‘歌唱者号角’比审判者可重要多了,万一被他给逃掉了,我们两个罪过可就大了.....”

    斯特恩金缩小了全息地图说:“他不可能的逃不出去....我们在弗伦斯堡一线部署了两个师(米军一个师大约一万七千人),几乎所有的驻德意志军队都调了过来,另外小贝尔特海峡有第四舰队,克厄弯有第三舰队,他不可能逃的出丹麦。”

    弗兰克林克雷潘多夫有些惊讶,完全忘记了夹在手中的雪茄快要烧到了指缝,低声说:“连肯尼弗洛伊德(第三舰队司令官)都来了?”

    “不来不行.....几个神将在联席会议上发了话,共....”斯特恩金刚要继续说下去,全息地图上方亮起了一片红色,血红色“warning”伴随着警告的铃声响了起来,斯特恩金抬头就看见了一排代表导弹的标志正在接近丹麦方向,他嘴角咧开,笑着说,“玫瑰十字团的人动手了.....现在轮到我们帮他们添把火.....导弹和飞机一起上,最好把那个审判者给炸死在克里斯钦菲尔德......”

    “要派出低空攻击力量和海豹突击队吗?”

    斯特恩金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要,现在还不是我们介入的最好时机,等欧宇和那帮旧贵族先打.....我们只要保证参与阿斯加德攻略的所有人无法离开丹麦就行。”

    片刻之后,“乔治布什”号的甲板上繁忙了起来,一架接着一架体型优美的“大黄蜂”从甲板上快速冲刺,在弹射器的帮助下腾空而起,接着是一架体态臃肿的e-2预警机和两架ea-18g电子战飞机,十六架大黄蜂在航母上空盘旋了一圈,在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起飞之后,组成两个编队朝已经关闭了防空系统的日德兰半岛飞了过去。

    此时,在飞机上已经能看到日德兰半岛和欧罗巴大陆相连接的狭窄地段,一个个小岛和陆地蜿蜒的海岸在晨曦中浮现,二十多分钟以后,透过云雾隐约可以分辨一望无际的斯泰平平原。

    “各单位注意,距离目标还有四十九公里,做好战斗准备......”

    无线电的喧嚣划破了云层之上的平静。

    一片灰色的高积云就在正前方。

    2020年12月25日,丹麦时间上午6时17分。

    阿斯加德遗迹之地。

    整个天地间所有的一切进入了静止,只有眼前的恶魔阿尔康还在挥舞着它的翅膀漂浮在空中,像只黑天鹅般曲着长长的脖颈低头俯瞰着成默。

    成默在一片静谧的虚空之中凝视着眼前猩红的字幕,这一秒胜利和无数人无数组织梦寐以求的“歌唱者号角”近在咫尺,他抬头望着已经从金色巨龙变成了黑色巨龙恶魔阿尔康,相比金色时的庄严圣洁,此刻的恶魔阿尔康显得邪恶又狰狞。

    他十分清楚“黑死病”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这种毁灭性的病毒夺走了2500万欧罗巴人的性命,这可是当时欧罗巴总人口的1/3。而堪称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战争而死去的欧罗巴人数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但这只占当时人口的5%。

    毫无疑问,“黑死病”是比战争还要恐怖的死神。

    不过“黑死病”对于人类的意义来说并不是只带来了死亡,它给予人类绝望的同时,也催生了希望。它彻底的摧毁了黑暗中世纪的教会统治,解放了欧罗巴人的思想,直接导致了欧罗巴发生了文艺复兴运动,可以说没有黑死病就没有文艺复兴,而没有文艺复兴就不会催生现代科学......

    所以说“黑死病”是欧罗巴诞生现代科学的直接原因一点也不算错。

    成默仰头看着恶魔阿尔康那一对黄金瞳,想起了历史上对于“黑死病”究竟是不是鼠疫争议不小,因为欧罗巴不止是一次爆发过鼠疫,但从没有那一次像黑死病这么凶猛;其次按道理来说鼠疫很难在寒冷的地方传播,传播途径也没有黑死病这么快这么迅猛。从传播速度上来看黑死病不是鼠疫这种细菌性疾病而是某种传染性更强的病毒性疾病。

    在2011年,德意志的一个研究小组从英格兰一个瘟疫公墓的死者骨头和牙齿中提取出了dna,分析后发现其中含有鼠疫杆菌的基因序列。科学家们对古老的鼠疫杆菌基因进行进一步分析后发现,这种菌与现代的鼠疫杆菌虽有诸多相似,但它却并不是现代鼠疫杆菌的直系祖先。

    也就是说,造成黑死病的细菌已经灭绝,而造成现代的鼠疫的细菌则是由另一种鼠疫杆菌演化而来。(也有研究说是同一种dna)

    成默他张了张嘴想要问他释放的“黑死病”和历史上的“黑死病”有没有什么关联,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对于他来说不管有没有关联,黑死病都是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情,他没必要为自己增加思想负担。

    更何况这只是里世界而已,现在影响过去那种可能会产生逻辑悖论的事情不大可能发生。就算发生了,成默也觉得和自己无关,他并不是选择牺牲了两千五百万人,他只是选择了不更改历史而已,因为更改历史会牺牲更多的人。

    成默才不是什么圣母婊,他只是一瞬就说服了自己,很快就面无表情的对恶魔阿尔康说道:“释放黑死病。”

    恶魔阿尔康仰天长啸,幻化成了无数的黑色乌鸦,它们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面八方飞散,一股黑气在乌鸦的扇动的翅膀下弥漫。

    时间再次恢复了流动。

    这一瞬,太阳已经在地平线露了面,然而橙红色的阳光只是短暂的照亮了世界须臾,立刻就被黑暗的雾气给吞没了。成默回头,达尼尔金和上尉弗里德里克已经消失不见,他低头地面上也没了任何一个角斗士模样的人,只有黑雾如洪水一般席卷了整个世界。

    脚下的吉斯菲尔德修道院燃烧的火焰在黑屋里熄灭,这座石头建筑的宏伟建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像沙一样飘散在冷风中,黑色的圣山也如同失去了养分的花茎,迅速的枯萎凋零,湮灭在了千年之森的溪流边。

    黑雾肆意流淌,无数惊恐的人和动物在林间和荒原上奔走,喧嚣的声音身处高空的他都清晰可闻,黑气席卷之处有人挣扎着扑倒在地,人们被吓坏了,更加疯狂的向着远方逃窜。

    这其中最显眼的当属身披锁子甲,骑着骏马举着火把在平原上奔驰的一队骑兵,成默定睛一看为首的竟然是雷奥哈德城主,在他身后的则是抱着安娜的亚琛。

    看上去四条腿的马载着两条腿的人要先一步逃离厄运的追逐,然而天空中的乌鸦并没有放过他们,从空中俯冲,像飞一般的掠过骑兵大队,顿时就有人从马上摔了下来。

    成默略作思考,驱动“超音速燃烧”像穿着翼装飞行服的大型黑鸟朝着骑兵的队伍追了过去。当成默追上骑兵队时,风一般的鸦群已经卷过了大半的骑兵队,成默看着那些十字军士兵浑身被黑斑吞噬,从马匹上跌落。成默正想要尝试性的对疯狂的鸦群释放了“绝对零度”,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似乎看见了他的鸦群就像黑色的烟雾腾空而起,避开了他向着其他的方向飞了过去去。

    “米迦勒大人......”最前面的雷奥哈德城主泪流满面的喊道。

    骑兵队停了下来,纷纷下马在平原上跪了一地。

    成默从空中落在了地面上,他看了眼倒在亚琛怀里还没有醒过来的安娜,又看了看雷奥哈德城主说:“我会庇佑你们的。”

    雷奥哈德城主爬到了成默面前再次轻吻了成默的靴子,感激涕零的说:“谢谢米迦勒大人。”

    “起来吧!”成默想了一下低声说,“往南走,去巴黎。”

    “是,大人!”原本如丧考妣的一队人都恢复了容光。

    成默跟着队伍走了一段时间,直到黑雾散去,阳光再次出现,便返回了本体。

    醒来的时候,成默顿觉一阵颠簸,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在柔软的床上,也没有在谢韫和白秀秀的卧室,而是在一辆车的副驾驶,大雪之中通向66号高速公路的海伦顿公路被堵的水泄不通,不少车辆直接开下了公路,在铺满积雪的平原上开。但受到了积雪的影响,怎么也开不快。

    成默侧头,就看见了表情严肃的谢韫正在开车,他们的车也已经驶下了公路,正在空旷的平原之上,成默看了眼后视镜,后座没有人,于是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二十分钟前女蜗通知所有人撤离,当时刚好进入阿斯加德的人都被强制下线,只有你还没有出来.....他们都说你在和达尼尔金和弗里德里克争夺歌唱者号角,我就没有叫醒你。本来是想等你醒来再走的,但是我叔叔亲自来喊我,用瞬移费了番功夫才把我们两个送上了车.....”谢韫注视着前方说。

    成默皱了皱眉头问:“你叔叔没走?”

    “目前撤离的都是些低年级的学员,教官只有白教官带队所以走了,绝大多数人都还在克里斯钦菲尔德没走.....我想,肯定是因为你拿到了歌唱者号角,为了不引起的星门的警觉,所以才分批撤离吧!”

    成默正想说“你就这么确定拿到歌唱者号角的是我”,这时被雪遮蔽的阴沉天空被照耀的闪亮,成默朝着窗户外望去,就看见后视镜里的克里斯钦菲尔德爆起了一团白光,白光的上方还有好几个拖着尾迹的导弹正在下坠.......

    (推荐一下书友元圣的《真实之理》,奇幻风格的小说,书的内容不错,只是现在的推荐对新人比较的不友好,所以成绩不是那么的好,希望大家支持下新人,帮忙给个收藏,如果看了觉得不错,欢迎大家给作者提点意见,谢谢大家了。)爱读小说(m.aiduxs.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页面简洁无广告,阅读体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