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网,最新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分享平台.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太虚圣祖 极品妖孽至尊 屠户家的美娇娘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天命加身

      天子龙气足足长大了三倍,动作间长安城上空风起云涌,卷动了无数波澜云雨。

    一只古老苍桑的巨龙,遮掩了整个长安城。

    然后只听巨龙一声咆哮,猛然倒灌插入了李世民的百会**,不断对其周身百窍进行洗练。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阵狂笑在大内皇宫中响起,仿佛是道道龙吟一般,卷得长安城风雨汇聚。

    法理!

    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似乎透漏着法理的气息。

    此时李世民周身气机汇聚,天子龙气混合着精气不断与天地间冥冥之中的命运法则感应,在其头顶居然凝聚出了一座虚幻的平天冠戴在头上,在其背后紫光交织,命运法则的产物诞生,一袭紫色薄纱,上面道道模糊不清的纹路流转不定,透漏着无尽的威严。

    成了!

    此时李世民只觉得自家念动间一举一动莫不有天地冥冥迎合,似乎念动间可以主宰无尽众生的命数。

    “可惜了!”春归君叹一口气。

    “先生为何叹息?”李世民收敛龙气,平天冠与衣衫尽数消散,满是诧异的看着句芒。

    “陛下若真的一统天下,平定八荒,那这命运法则的力量就会彻底凝实,而不是眼下这般虚幻模糊之物,到时候陛下就是命运法则在人间的显化,是天子的代名词,执掌着众生荣辱、生死、未来,您到时候怕距离成仙也不远了”句芒摇头晃脑道。

    李世民闻言面色难看:“可惜,西域诸国与突厥不是那么容易平定的,不过只要能诛杀了张百仁这个祸根,朕终究有机会将那突厥与西域扫平,然后登临无上大道。”

    此时李世民的周身肌肤仿佛是紫色玉石,散发出莹莹之光,即便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里,都似乎有诸天的赞颂,冥冥中一道道仙音响起,在其耳边不断回荡。

    诸天在加持,众生在赞颂。

    “突厥使者何时入京?”李世民道。

    “三日后”春归君道。

    “那好,朕就在等三日!几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个把月!”李世民眼中满是杀机。

    涿郡

    少阳帝君站在张百仁身边,一双眼睛看向了长安城方向,双目似乎能洞彻虚空:“威势如何?”

    “不容小觑!此时的李世民怕比当初隋天子,也不逞多让!”张百仁话语里满是凝重。

    之所以说与隋天子不逞多让,是因为中土有一半的江山在自己的手中。

    “你这是养虎为患,看到这一幕是不是有些后悔了?”少阳帝君道:“你现在出手也不晚,这才仅仅只是西域诸国的气数,还有突厥的气数尚未到达”。

    “不够!远远的不够!”张百仁摇了摇头:“当年我便能无视大隋龙气,此时的李世民在我眼中远远不够看。”

    “至于说突厥的龙气?”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蝎子精,面色带有一抹犹疑,过了一会才道:“我既然已经开口,那便不可反悔,不然岂非成了言而无信之人?”

    张百仁觉得事情有些出乎自己预料,对于天子龙气,自己了解的还是不够啊。

    不过自己有轩辕剑在手,更有江山社稷图,此二物天生便能克制天子龙气。

    至于说自己觉得没把握,那是在不出动自家诛仙四剑的情况下,当年昆仑山的诸位先天神祗都被半成品的诛仙四剑阵给屠了,更何况是如今剑阵接近大成?

    “来吧,若能一举击败李唐、西域、突厥,普天之下谁还敢与我做对?惊瑞到来之前,是难得的安稳日子”张百仁叹息一声,然后慢慢的站起身,双眼看向了远方云海:“不怕他强,就怕他不堪一击。”

    “趁着李二费心凝练天子龙气,我也正好在修炼一些时日”张百仁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长安城皇宫内,一把将身穿白纱的长孙无垢给抱住。

    “混账!”闻着背后那股熟悉的气机,长孙无垢顿时面色狂变,使劲的挣扎。

    “小乖乖,你莫要挣扎了,就乖乖的从了本大爷吧”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怪怪的强调。

    “砰!”大殿震动,长孙无垢身上衣衫直接化作了灰烬,然后张百仁扑了过去,将长孙无垢压在身下。

    这世上还有什么办法,比长孙无垢的先天之炁助人修炼的更快?

    没有!

    长孙无垢就是先天之炁的化身,采补长孙无垢,就是直接掠夺虚空,掠夺先天之炁。

    “狗贼,天子正在汇聚天下龙气,只要天子凝练了天下龙气,便是你这狗贼的死期”长孙无垢一点都不配合,使劲的挣扎着。

    “哼!”张百仁站起身,从长孙无垢的身上爬起来:“你若是在不配合我,本都督这便斩了那李二,不给其凝聚天子龙气的时间。”

    “你给我回来!”长孙无垢一把抓住了张百仁,双眼似乎能喷火。

    张百仁瞧着长孙无垢,直接躺在了大床上:“自己坐上来,不然我就斩了李二,叫李二夭折腹中。”

    “混账!乌龟王八蛋!”长孙无垢猛然扑上来,张牙舞爪的挠了下去。

    洛阳城

    王世充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

    “叔父,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王守仁在一边低声道。

    “大道理我比你明白,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有胆子做的”王世充面色凝重道:“你我叔侄皆受了那张百仁的禁制,这件事岂是想做就能做的的?张百仁若败了,倒也无妨,咱们可以得到自由。但若张百仁胜了呢?”

    “叔父,李唐天子现在不过是得了西域诸国的气数,便有如此威势,东突厥的地盘可不比西域诸国小,国力比西域诸国强了不知多少,再加上叔父您的投诚,这天子龙气至少还要翻个五六倍,到时候李世民若不能斩杀张百仁,张百仁岂不是无敌了?与其受制于人,倒不如听命于自己,这可是叔父唯一能摆脱张百仁的机会。”

    “你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但张百仁自从出世之后,就从未败过……”王世充担忧道。

    “是啊,自从张百仁出世之后,天下也并未一统过”王守仁道:“成则海阔天空,败则大不了一死了之。这般被人控制做一奴隶,一辈子为人家效命,为别人打拼,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叔父与翟让那等无能之辈不同,岂能这般窝窝囊囊的做一个别人手中傀儡!”王仁则道。

    王世充沉默,陷入思考之中,过了一会才道:“此事若能叫上翟让,机会会更大一些。我就怕奏疏没有递上去,老夫的脑袋已经先被张百仁砍了。”

    “叔父,天下的目光都放在了李世民身上,谁还有心思关注叔父?而且,咱们还可以这般……”王仁则一阵低声窃窃私语。

    “这倒是一个法子!”王世充的眼睛忽然一亮。

    “叔父,依照我看,那翟让就不必通知了,此人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若走漏消息惊动了都督,反而会不妙!”王守仁道。

    “好,富贵险中求,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次为父便依你!”王世充眼中杀机流转:“张百仁这回是站在了天下的对立面,难道还不死?魔神要杀他、突厥、西域诸国要杀他,门阀世家要杀他,各路江湖豪杰也要杀他,他若是在不死,那简直没有天理。全天下的人都要他死,这一回他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王世充道:“笔墨伺候,你派人亲自去长安走一遭。”

    瓦岗寨

    翟让在喝着酒水,一边的王伯当挥舞羽扇,瞧着翟让这幅醉生梦死的样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

    这翟让确实是胸无大志,叫人恼火得很,但想到琅琊王家的吩咐,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主公最近可曾听闻外界风雨?”

    “风雨?外界什么风雨?”翟让一愣。

    王伯当道:“李世民汇聚突厥、西域龙气,欲要与大都督做一了断。”

    “啊?”翟让闻言果真大惊失色。

    “主上,这可是您的机会啊”王伯当低声道。

    “混账,这李世民好大的胆子,也敢与都督为敌,简直是不知死活!”翟让怒火冲霄。

    “主公莫要急,这可是您的机会啊”王伯当连忙安抚翟让。

    “我的机会?我的什么机会?”翟让一愣。

    “摆脱张百仁控制的机会,只要主公暗中投诚李唐,天子龙气归入李唐,唐王得了大王的天子龙气相助,击败张百仁便又多了一份把握……张百仁若战死,大王您也可以摆脱其控制,将瓦岗真正的掌控在手中”王伯当蛊惑道。

    “胡说!”翟让断然否决:“本座有几斤几两,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天下豪杰何其多也,我得了大都督钦点,才能守住瓦岗一亩三分地,若大都督战败,我虽然得了自由,但瓦岗只怕易主之日也不远了,荣华富贵皆要离我而去,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当年自从差点死在李密手中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的材料。这李世民好大的胆子,我要上书大都督,相助大都督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