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网,最新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分享平台.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太虚圣祖 极品妖孽至尊 屠户家的美娇娘

第六百七十八章 我命休矣

      阮潢做出的决断,几乎是跟郑梉一模一样——派遣使者求见崇祯皇帝,向大明爸爸哭告安南的情况,求大明爸爸做主。

    因为郑梉那个狗贼擅自废立国主,挟持了国主黎维祺,自己纵然有心杀贼,却不得不顾忌到国主的安危,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大明爸爸既然要来安南巡视,那正好,请大明爸爸来南边儿吧,然后顺便替安南国主黎维祺主持公道,把他从郑梉那个狗贼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在莫卧儿觉得自己智商已经碾压了很多人的崇祯皇帝,在面对着阮、郑这翁婿两个的表章时,也是一脸懵逼。

    居然还能有这种骚操作?

    互相指责,同时要求大明爸爸来主持公道,自己应该向着谁?

    蛋疼不已的崇祯皇帝干脆把来宗道和朱纯臣等人又召集了起来,一起研究这两份表章。

    张之极的态度很简单:“陛下,安南向来不服王化,屡次擅起边衅,依臣之见,倒也无须分辨两边谁对谁错。”

    来宗道斜了张之极一眼道:“那依英国公的意思,便是要大军直接开过去,擒其王,灭其国,杀其民,夺其国土?”

    张之极摊了摊手:“反正铁道路那里需要劳工,大明各地都需要劳工,直接带走劳工,然后移民实边不就行了?莫卧儿那边不就是这么干的?”

    冷哼一声后,来宗道才开口讥笑道:“莫卧儿那边是因为英夷搞起边衅,我大明王师乃是吊民伐罪!

    安南此地与莫卧儿岂有半点儿相同?

    《平吴大诰》之事毕竟已经过去数百年,难以为凭,黎朝岁岁进贡,也不曾怠慢了,如今贸然伐之,周边藩国又该如何看待大明?”

    见张之极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来宗道挥挥手打断了想要开口说话的张之极,接着道:“别忘了,我大明如今正大肆的从这些藩邦购买粮食!

    眼下英国公直接大军开进,平了这安南倒是容易,可是粮食呢?从大明迁移百姓过来耕种,等到收获已经是明年之事,来得及?”

    张之极顿时被噎住了。

    来宗道说的是事实,想要怼死安南国很容易,自己带着几万大军,再从云南那边抽调几个卫所,最多用一年的时间就能把安南给整治明白。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粮食。

    大明现在还在从安南、暹罗等藩属国进口粮食以供大明国内的需要——安南就是一个很大的粮食供应商。

    看着眼前群臣们吵成一团,崇祯皇帝却是嘿嘿冷笑了一声道:“离了安南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还有缅甸布政使司,还有暹罗,也在不断的产出粮食。”

    张之极顿时又骄傲起来了——自己家的话事人都说了不差他安南一个,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干他!

    来宗道捋着胡须道:“既然如此,那就依陛下先前之所言,以《平吴大诰》事,再加上黎氏治国无方,废其王,收其土。”

    完美!

    只要当家做主的崇祯皇帝拍板说了就这么干,以后哪怕是真的影响到了粮食进口的事儿,这板子也打不到自己身上了——毕竟,自己劝谏过了,是陛下非得一意孤行的,一切事宜与老夫无关!

    ……

    顺化港往日里穿梭不停的商船已经不见了踪影,连码头上摩肩接踵的人流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列列整齐的士卒,还有一大堆的官员们在列队。

    这些都是南主阮潢安排好的,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正是阮潢。

    天气热了一些,哪怕是已经入了秋,安南的天气也不像大明一样寒冷,反而能够热死人,最多也就是比夏天的时候稍微凉快了那么一点儿。

    阮潢仿佛没有感觉到自己满脑门子的汗一样,不停的踮着脚在码头上面眺望着,希望能够看到自己预想中的那一支舰队。

    随着时间一点点儿的推移,远处的海面上终于冒出一个点,然后慢慢的扩大,离着顺化港也越来越近。

    阮潢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太激动人心了!

    如果来的真是大明皇帝的舰队,说明大明皇帝会先从顺化港登陆,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在崇祯皇帝面前有更多的时间来表现自己。

    甚至于,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自己是不是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郑梉狗贼的身上?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舰队千万不要转换方向,一直向着顺化港来就好了——万一舰队转向了方向,跑到郑氏狗贼的地方,那可就会让郑梉那个狗贼抢占先机了!

    以己推人,到时候郑梉那个狗贼会在崇祯皇帝面前说自己什么坏话,阮潢觉得自己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

    幸好,一切事情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舰队没有调头的意思,而是在海上鸣炮之后,向着顺化港而来。

    “快!鼓乐奏起来!都打起精神来!一定要让天朝皇帝感受到我们的热情与真诚!”

    匆匆吩咐了一句之后,阮潢就在鼓乐声中带着一众手下往着码头的方向再走了几步——如果不是再往前面走就会掉到海里淹死,阮潢甚至恨不得现在就一路走到舰队的船上,去拜见伟大的崇祯皇帝!

    侧舷刷着“泰山号”三个大字的战船缓缓的驶入了码头,带起来的波浪让阮潢觉得自己脚下的码头都在颤抖。

    很快,登船梯搭到了泰山号上面,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卒快速奔跑了下来,沿着阮潢手下士卒们列队的方向开始列队——基本上一个安南士卒向前就会有一个明军士卒。

    直到船上没有士卒们登岸,一身戎装的张之极,还有一个面白无须的太监才从船上踱步起了下来,紧随其后的则是亲兵和通译。

    赶忙再一次向前迎了几步之后,阮潢才满脸堆笑的道:“上国天使远来辛苦!下国臣听闻陛下亲至,不胜荣幸感激,已经为陛下准备好了行宫,不知道陛下?”

    张之极向着阮潢拱了拱手道:“先让鼓乐声停下吧,现在说什么都听不清!”

    所谓的通译,其实根本就不上——安南国上下虽然瞧着大明不顺眼,也以为自己才是最牛逼的存在,可是这些人根本就是以大明官话为雅言,上层基本上都懂。

    实际上,就连底层的安南人,也是说大明官话,写汉字居多,使用安南本地语言的,多半都是被人瞧不起的贱民。

    在这一点上,安南跟朝鲜还有其他的藩属国都是一模一样的。

    阮潢向着身后摆了摆手,示意鼓乐声停了下来,然后才扯着嗓子道:“上国天使远来辛苦?不知陛下何在?臣已经准备好了行宫!”

    张之极却没有理会阮潢,而是扭头对旁边的太监道:“现在就宣旨?”

    旁边的太监远比一般的太监要雄壮一些,虽然进了宫之后已经变得面白无须,可是却也不曾显得跟一般的太监一样阴柔,反而有一股子英豪之气,明显就是被断了子孙根才进宫的马石。

    已经顶替魏忠贤提督西厂的马石,之前就已经在新明岛上杀过一次土人,这次被张之极拉过来办差,心里更是一点儿的压力都没有。

    点了点头之后,马石直接从身后的太监捧着的托盘手里取过圣旨,哗的一声展开,尖着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闻,人之立于天地,当遵天地之伦常,父子君臣,天下之定理也。

    今有阮氏曰潢者,郑氏曰梉者,擅自废立国主以乱朝纲,擅起刀兵而害民,安南之地苦二贼久矣。

    朕承天受命,统驭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圣人曰,知错而改之,善莫大焉。

    安南之事,罪在朕躬,亦在阮、郑二徒,今朕亲临安南,乃吊民伐罪,以讨无道……”

    总之,一大堆的屁话总结起来就是简单的几句话,朕是正义的,阮氏和郑氏都是邪恶的,朕来这里就是为了弄死他们,然后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然后阮潢就懵逼了——这和说好的剧情不一样!

    正常的剧情不应该是崇祯皇帝来到了顺化,然后听到自己的哭诉之后认识到郑梉那个狗贼是祸乱天下的祸害,然后再大手一挥,给自己兵力和兵器上的支援,让自己吊民伐罪来着?

    如今怎么成了崇祯皇帝要替黎维祺做主,把自己和郑梉那个狗贼一起弄死?

    这和说好的剧本根本就不一样!

    心中闪过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阮潢的动作可是一点儿都不敢,疾步就往后退去。

    然而,根本就没有等阮潢退出去两步的距离,张之极手中的长刀就已经插在了阮潢的心窝。

    浑身都失去了力气支撑的阮潢颓然倒在了地上,一双怎么睁也只是一条缝的眼睛失去了所有的色彩,无神的望向了天空。

    似乎,阮潢想要问问老天爷,为什么会给自己安排这样的剧本……

    张之极杀掉阮潢的时候,刚刚还背对着安南士卒的大明士卒,已经开始抽刀,转身,将手中的刀横在了安南士卒的脖子上。

    马石尖着嗓子喝道:“我等奉天子诏,诛杀害民祸国的阮贼,与尔等无关!放下手中的刀剑,饶尔等不死!”

    哐啷啷的声音响起,安南的士卒们直接就扔下了手里的刀剑——对面的明军手很稳,刀就横在脖子上,一不心就会把命丢掉,还是扔了刀剑的好。

    能活着,又有谁愿意去死?

    更何况,安南的士卒原本也谈不上多么忠心耿耿——最忠心于黎朝的反而是那些士绅,还有那些读书人。

    因为,崇祯皇帝把安南给灭国,好处受到最大损害的就是这些人,而不是这些士卒,也不是普通的百姓。

    只有安南国继续存在,黎朝继续统治下去,这些士绅和读书人,才能继续的高高在上,而普通百姓——算了,也没有什么普通百姓了。

    心眼的崇祯皇帝不太可能让安南还存在什么普通百姓,反而是大明的铁路和河道桥梁的修建上面更需要这些“普通百姓”。

    兵不血刃……额,也不对,应该说仅仅杀了一个阮潢之后,整个顺化港就算是解决了,后面战舰上面的士卒们,也开始源源不断的登陆到码头上,摆出了防御的阵势。

    随手指了一个将领打扮,看起来有些地位的家伙,张之极道:“你,过来带路,带大军进城,抓捕阮氏余孽,然后贴出安民告示,懂?”

    阮文成将脑袋点的有如鸡吃米一般,恭恭敬敬的道:“人明白,这就带领大军进城,抓捕阮氏余孽,贴出安民告示,让百姓们都知道天兵是吊民伐罪,让百姓们配合大军的行动!”

    张之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好好的办差,必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顺化港的张之极拿出了崇祯皇帝的诏书直接杀了阮潢,北边大江港口处的朱纯臣,则是干脆利落的当着黎维祺的面干掉了郑梉。

    望着被唬的面无血色的黎维祺,朱纯臣笑道:“让殿下受惊,是本公之过也。

    只是如今郑贼已余,余孽尚存,大军尚需进城捉拿,还请殿下下一道谕令?”

    没错,黎维祺关起门来的下诏书,崇祯皇帝来了,称维祺就只能下谕令了——嫔妃、王爷、王妃下旨称“谕”,没有资格称为诏书或者圣旨。

    双股已经战战兢兢的黎维祺面色惨白,颤声道:“郑贼欺王以久,王早恨自己无能,不能手刃此贼,如今得陛下天恩而除之,王感激不尽。

    还请成国公放心,王这就下谕令,命城门守军让开道路,迎天兵进城!”

    朱纯臣笑着点头道:“那就有劳殿下了。待会儿还要劳烦殿下,与本公一起去面见陛下,迎陛下进城?”

    黎维祺勉强笑道:“王听闻,雷霆雨露,皆是天恩。王有生之年得见陛下天颜,虽死而无憾也。”

    下完了谕令之后,黎维祺就老老实实的随着朱纯臣去见崇祯皇帝了。

    只是崇祯皇帝似笑非笑的神情,让黎维祺心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s:在宾馆,被隔壁吵的无心码字,到了凌晨4点才码完,先睡觉了,以后再爆发补偿。